in News

共享单车下半场陷押金困局:“一人一辆骑回家”行么?

Di Pubblicato Dicembre 07, 2017

从2016年开始,共享单车突然席卷全国大城小市。资本的纷纷加注,企业的迅速投放,共享单车队伍的发展、壮大令人猝不及防。

然而,共享单车从面世之初就饱受诟病,近半年,包括悟空、町町、小蓝、酷骑、小鸣在内的被称为二三梯队的共享单车企业已陆续倒闭。过山车式的大起大落,聚集了资本、市场、研究者的惊愕,也给我们留下了沉重的拷问。
在经历开盘、加注、高潮之后,共享单车行业的路在何方?这一创新形式经得起市场、消费者和时间的考验吗?
北京通州,曾经的酷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总部。门庭冷落,保安懒散却警觉。今天的酷骑,与其说是蓝海中沉没的轻舟,人去楼空的场面更近似逃逸。在共享单车的巨头游戏中,酷骑的退场不仅黯淡、而且丑陋。今年8月起的押金挤兑潮,到12月,已经发展为办公室外退押金的千人长队。
邬迪,北京市通州区消费者协会副秘书长。由于酷骑在通州注册,相关投诉被最大程度地集中到他所在的机构。邬迪说:“酷骑单车在全国支付押金的用户多达230万,其中北京有30多万。截止到11月30日,全国的消费者投诉的数量超过21万,通州区消协的投诉量是1.1万,解决了3125户。”
万分之三千,三成的解决率,这仅仅是酷骑。酷骑之前,6月有悟空单车、3Vbike,8月有町町单车;酷骑之后,11月有小蓝单车和小鸣单车,除了岿然不动的橙色和黄色,后来者频频出局。共享单车二线梯队出局之后,押金成了涉及千万用户的遗留难题。根据芝麻信用的初步统计,6家倒闭的共享单车企业已造成用户押金损失超过10亿元。曾经七色花开得多盛,如今败得就有多快。小鸣单车前CEO陈宇莹坦承没想到,“共享单车非常烧钱,每一台车750块钱,每一个城市铺满的话可能就是5万台车。我们当时预计的是九月底可以把这个风波平息下去,但是九月中酷骑就出事情,接着小蓝也出事情,所以就造成挤兑。”
每名用户99元到299元不等的押金,汇成共享单车企业手中的天量资金池。池中水可随意处置吗?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说,“当然不能”,“很有可能是企业把押金或者预付款和自有资金进行混同,一旦自己经营不好了,自己的钱没了,顺带就把用户的押金预付款都给搞没了。押金其实就是用户的钱,只不过是放在企业里面,严格意义上,他什么都不能用,只能当作押金使用,包括资金的沉淀,实际都是用户、消费者的,跟企业没有关系。”
以酷骑为例,1600万用户,对应140万辆单车,押金笔数远超单车辆数,金额远超成本。钱来得太轻易,这个行业里或许没有任何人能坐怀不乱。从行业内部对押金的反馈来看,创业之初,可能没几家企业细想过押金能不能动,该不该花,现在被推到风口浪尖的表态也颇为苍白。原国家法官学院副院长曹三明表示:“关键看单车企业是怎么收取和使用。如果是正常的、合理、合法的经营,是正常的民事行为。但是,他把特别巨大的资金挪作他用了,只是把收取押金作为一种变相集资的手段。从媒体报道来看,共享单车企业在收取押金之后,根本没有实行第三方监管。也有讲说在银行设立了专用账户,但是仔细考察之后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三方监管。”
除了学界、业界,主管部门也曾发出同样的声音。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副司长蔡团结今年5月就公开表态,呼吁对共享单车的押金进行监管,“如果收取押金,对用户押金和预付资金设立专门的账户,实施专款专用,接受监督和监管,并要求建立完善押金的退还制度。”
话音落地半年多后的今天,杳无回响。此前摩拜CEO王晓峰在接受媒体采访、被追问押金去向时,模糊表示“严格地符合相应的规定,专款专用,如果您再有问题,不能问我了”;而小蓝单车副总裁胡宇沸在接受采访时直接承认,小蓝单车的押金一大部分是留存用于客户的退款需求,而其他一部分则用于生产车辆。

bike sharing

据上海市静安区交通委介绍,静安区从今年1月开始清理辖区内违规停放的非机动车,统一收集运送至该停车场,并通知各家单车企业前来交涉,但至今未有任何一家企业前来领取。目前,上海共享单车已经达到150万辆,远远超出测算的需求量。上海市交通委已于8月18日,发布告知书,暂停在上海新增共享单车的投放。
今年8月,交通部、央行等十部门联合出台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要加强用户资金安全监管,有业内人士称,该《意见》不具备强制力。当法律法规的白纸黑字遭遇集体性的无视和擦边球,法律法规唯有沉默以对吗?朱巍解释,这恰是法律灰色地带所在,“咱们国家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以及工商总局出的《侵害消费者行为的处罚办法》,实际也有明确的规定,如果企业不退押金,按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56条规定,处以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如果没有违法所得,是50万元以下的罚款,同时可能会吊销营业执照。但是问题在于,等真的退不了押金的时候,企业都破产了,罚款、关闭企业有什么用?”
比企业与行业初衷更模糊的,恐怕是消费者的维权路径。APP停止更新、服务器下线,消费者想要退回押金只能去公司总部或者上网找黄牛。单车企业对解决押金难题态度一直不积极。“大不了一人一辆骑回家”,无论是倒闭企业,还是实在退不出押金的消费者,都有这样的心态。交通部新闻发言人吴春耕表示,已注意到近期发生的共享单车“退款难”的情况,“作为交通部,我们密切关注、跟踪相关情况,指导各地交通主管部门配合相关部门,妥善进行处置,提前采取针对性的措施防止风险出现。另外,我们也会同发改委、住建部、人民银行、银监会等部门深入调研,在此基础上研究制定相关配套政策措施,落实地方政府主体责任,保护消费者利益。”
践层面更具体的指南,却少有人能给出。例如,有律师号召未能退回押金的消费者以数千人规模通过消协组织发起公益诉讼,但在中消协最近的一次专题座谈上,对公益诉讼的适用以及相关企业民事、行政、刑事责任的认定,权威专家间仍有相当大的分歧。第三方监管制度的迫在眉睫,似乎是唯一的共识。曹三明表示:“当务之急是要尽快制定有效的实行第三方监管的法律制度。前几年有银行出过一些规章性的规定,但是没实行,层次低,实施力度也不大。第三方监管预付金、押金的规范性文件,最低应该是行政法规。如果出台法律,难度太大,而且时间比较长,应对当前很紧急的状况,恐怕来不及,还是颁布一些应急性的法务比较容易。”

Letto 2712 volte
Joomla SEF URLs by Artio

Contattaci

Via Cavour, 56
Prato, PO 59100
ITALY
Questo indirizzo email è protetto dagli spambots. È necessario abilitare JavaScript per vederlo.
www.radioitaliacina.com
  • SPERIMENTARE - AMARE - INTERAGIRE

     
    appstore icon apple android icon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