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子车主怒告特斯拉:对“自动驾驶”太信赖,结果最受伤害

Di Pubblicato Marzo 09, 2018
2016年1月20日,23岁的高雅宁驾驶一辆特斯拉Model S在京港澳高速邯郸段行驶时,与前方的道路清扫车发生追尾事故身亡。
                                                                                                                                                                                                   车祸2
 

今年2月6日,美国Space X公司的火箭,将特斯拉跑车送上了太空。一时间,特斯拉及其创始人马斯克风光无限。仅仅20多天后,北京朝阳法院一桩案件的进展,同样将特斯拉置于聚光灯下。

起诉特斯拉的是河北邯郸车主高巨斌。2016年1月20日,其子23岁的高雅宁驾驶一辆特斯拉Model S在京港澳高速邯郸段行驶时,与前方的道路清扫车发生追尾事故身亡。经交警认定,事故中,驾驶特斯拉的司机高雅宁负主要责任。而高巨斌起诉称,特斯拉夸大宣传的自动驾驶(Autopilot)功能是车祸元凶。

2月27日,央视批露此案进展:特斯拉公司在大量的证据面前,承认车辆在案发时处于自动驾驶状态。之后,特斯拉中国官方回应国内媒体称:“目前,第三方鉴定机构对该案件的鉴定结果还没出来,特斯拉也在配合庭审过程,直至鉴定机构给出最终结论。”

北青深一度记者日前对话高巨斌。高巨斌称,车祸发生后,他花十多万元买回残车,自掏腰包花费20万元检测费用,目前已确定车辆在事故发生时处于自动驾驶状态。“特斯拉公司长期宣传他们的自动驾驶有多安全。我们父子对特斯拉和马斯克特别着迷,以为他们技术接近完美,结果我们最受伤害。”

                                                                                                                                                                                                   车祸3

深一度:现在案子进行到哪一步了?

高巨斌:官司打到现在快两年了,一审还在审理。

诉讼过程中,我们要求检测事故车,对方不配合,一直坚持不必进行检测,并称,即使是自动驾驶模式下发生事故,也是由驾驶人承担责任。2017年4月份,法院决定采纳我方律师的意见,对车辆的安全系统进行全面司法鉴定。同年10月,在法官到邯郸进行现场主持的情况下,鉴定机构启动验车。拆解提取SD卡和黑匣子的过程很长,光拆卸就花了一天,取出内存的安全气囊电脑俗称的黑匣子后,提取了SD卡还有车上装载的SIM卡。由北京中机车辆司法鉴定中心做鉴定。这属于我申请做的鉴定,所以20万元鉴定费也是我们出的。

此后在法庭的主持下,将车辆的SD卡、SIM卡和安全气囊电脑取出并封存,后来通过特斯拉中国经销商向美国总部上传SD卡中保存的数据,由美国总部解读数据并传回。

今年2月27日下午,在特斯拉北京体验店,我们读取到特斯拉总部返回来的数据,数据清晰注明,从2016年1月20日下午2点07分直到撞车,事故车都在使用“自动驾驶”,从使用到出车祸,还不到10分钟。这个传回的数据会附在司法鉴定报告里,正式送达给我们,现在还需要继续进行其他方面的鉴定事项,鉴定报告要等全部检测结束后才能出。

深一度:你觉得现在的检测进展具备什么意义?

高巨斌:在一定程度上,我们两年的奔波没有白费,儿子怎么出的事故终于水落石出了。这个进展,说明特斯拉的“自动驾驶”技术不成熟。

深一度:特斯拉对你们的态度有过变化吗?

高巨斌:孩子出事后我们多次联系特斯拉,特斯拉中国区CEO第一次跟我的车友见了一面,说随后会安排场合跟家属见面,再后来始终以开会、出差等理由不跟我们见面。

不得已,我在2016年6月27日把特斯拉告上法庭。开庭后,特斯拉方给我的感觉是一直在拖延推诿,将检测时间延后。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大公司应有的姿态。在检测车辆的过程中,法院让特斯拉提供车辆进行实车测试,他们拒绝提供,我从车友处借到车辆,他们以型号有差别为由表示不认可测试结果,我们又从另一车友处找到同款车型,而他们以车辆使用年限不同为由拒绝,我驳斥他们说:只能让我儿子再重死一回,你们才能认可吗?

诉讼中,特斯拉方面找过我,几次我都拒绝了。后来跟他们的一个经理见了一面,他说后续会推进这件事,并且想试探私了,有这种口风。我说现在有什么事情找我律师。

深一度:为什么不愿意私了?

高巨斌:我现在要的是答案。还原我儿子发生车祸时的真实情况。我要给正值芳华年纪而陨落的儿子一个交代。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谨慎使用“自动驾驶”,也是对社会敲响警钟,给更多被“自动驾驶”迷惑的车友一个提醒,莫再让血淋淋的伤害再次出现在其他家庭。

深一度:索赔从1万元提高到500万是为什么?

高巨斌:一万块钱对他们起不到警示惩罚作用,把数额增大才会让他们重视,所以调整了数额,而且他们一直不同意对车辆进行检测,他们的冷漠态度也促使我们调整了数额。这并不是一种索取,而是对我个人的补偿。我也承诺过,如果获得500万元赔偿,将拿出大部分资金作为慈善基金,用于警示自动驾驶。

                    
Letto 3316 volte

Contattaci

Viale della Repubblica, 298
Prato, PO 59100
ITALY
0574 1595523
Questo indirizzo email è protetto dagli spambots. È necessario abilitare JavaScript per vederlo.
www.radioitaliacina.com
  • SPERIMENTARE - AMARE - INTERAGIRE

     
    appstore icon apple android icon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