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医保局正式挂牌

Di Pubblicato Maggio 31, 2018

31日,国家医保局挂牌,胡静林任局长,施子海、陈金甫、李滔任副局长。

保障局

5月31日,国家医保局挂牌。人民日报客户端 图

其主要职责是,拟订医疗保险、生育保险、医疗救助等医疗保障制度的政策、规划、标准并组织实施,监督管理相关医疗保障基金,完善国家异地就医管理和费用结算平台,组织制定和调整药品、医疗服务价格和收费标准,制定药品和医用耗材的招标采购政策并监督实施,监督管理纳入医保范围内的医疗机构相关服务行为和医疗费用等。同时,为提高医保资金的征管效率,将基本医疗保险费、生育保险费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

在总量控制的前提下,降低药品耗材费用、提高医疗服务价格、提高医务人员薪酬。
早前报道:国家医疗保障局将更具权威性和谈判力

《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印发(3月21日)两个月后,国家医疗保障局(下称“医保局”)成为25个需要重新挂牌的部门中,唯一一个尚未挂牌的。

“医保局挂牌也快了,目前选址已经确定。后续就要看如何整合资源发挥‘超级医保局’的功效了。”5月21日,一位消息人士向21世纪经济记者透露。

根据改革方案,医保局的主要职责包括:拟订医疗保险、生育保险、医疗救助等医疗保障制度的政策、规划、标准并组织实施等。对此,医改专家廖新波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以往是九龙治水,新医保局成立后各种功能将合一,更具权威性,更有谈判力,监管能力也会提升。

在不久前举办的“2018第十四届中国健康产业高峰论坛”上,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人社部)医疗保险司副司长颜清辉指出,新时代医保具有长期趋势性、利益复杂性等特点,医保在医改中不起决定性作用但起着基础性作用,成立国家医保局是机制的转化,不能新瓶装旧酒,要从治理机制、治理体系和治理结构上解决问题,最终不是权力问题。

全新机构挂牌稍缓

中编办主任张纪南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截至目前,25个需要新挂牌子的部门已经有24个挂牌,51个需要制定“三定”和重新修订“三定”的部门,大多数已经制定了“三定”规定的初步意见稿。

截至目前,医保局是25个需要重新挂牌的部门中,唯一一个还没有挂牌的。对此,医保局是一个全新的部门,需要重新组建人事、协调各种资源等,所以需要较长时间。

国务院其他新组建的部委,大都是在原有部门的基础上整合挂牌,如自然资源部是基于原国土资源部,卫生健康委员会是基于原卫计委,应急管理部基于原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而医保局则是将人社部、原卫计委、国家发改委、民政部四个部门的相关职责进行整合,相关人员要进行转隶或选拔调用,相关材料资产等财物要移交。

按照规划,医保局将实现“三保合一”(新农合、城镇居民和职工医疗保险),此前上述三险分归人社部和卫健委管理,相关服务器、数据库等移交也需时日。

但从5月11日央视播报的国务院各机构改革当前进展中可以看到,医保局组建也在进程中,其办公地址已选定,具体位置并不是在人社部,而是距发改委、财政部、市场监管总局等部门不远的三里河附近。

新瓶装新酒

上述讨论已久的“三保合一”,通过医保局的组建迈出实质性的一步。同时,医保局还将完善国家异地就医管理和费用结算平台,组织制定和调整药品、医疗服务价格及收费标准,制定药品和医用耗材的招标采购政策并监督实施,监督管理纳入医保范围内的医疗机构相关服务行为和医疗费用等。

从架构看,新医保局掌握着钱与权,这也是被称为史上超级医保局的缘由。在廖新波看来,医保局将几个部门的职能合并,破解了以往九龙治水的局面,未来医疗结构会调整,如医生价值通过医事服务费提升体现,药品、耗材对医院而言,不再是利润中心而是成本中心,过度医疗等行为也将大幅减少。

其实,在医保局成立消息传出后,各方都将其视为一种权力。颜清辉认为,医疗保障在运行定价或是招采职能的时候,不应该看作一个权力,而是应该看作是一个机制的转化。“医保局的成立,不能说是新瓶装旧酒,还应该是新瓶装新酒——要从治理机制、治理体系和治理结构上解决问题,最终不是权力问题,是大家平等协商达到共赢的问题。”

颜清辉认为,在医疗保险改革之初,解决的是暂时性问题,如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政策是为了解决灵活居住人群的医保问题。但在目前全民医保的大背景下,需要面临长期趋势性的问题,如医保保障基金的可持续、医保的筹资能力和社会经济发展是否相匹配的问题等。

时至今日,医保发展链条比较长的,除了有医保部门、参保人员以外,还涉及医疗机构,药店,医药生产企业,还有零售流通领域环节的一些单位。颜清辉指出,医保发展到现在利益复杂性远超过建立之初。“从长远角度上看,医保能够促进医疗服务体系资源合理分配。但医保不可能在‘三医联动’中起决定性的作用,我们的定位不是行政部门下命令,医保是筹集资金购买服务,而是战略性的购买者。”

人社部刚发布的《2017年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7年年末全国参加基本医疗保险人数为117681万人,比上年末增加43290万人,其中,参加职工基本医疗保险人数30323万人,比上年末增加791万人;参加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人数为87359万人,比上年末增加42499万人。

在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咨询师王宏志王宏志看来,此次机构改革方案所指的三医联动改革依然是 “控总量、腾空间、调结构、保衔接”,还是在总量控制的前提下,降低药品耗材费用、提高医疗服务价格、进而提高医务人员薪酬。

王宏志认为,上述的结构改革有其合理成分,但改革的动力可能有不同的选择,可以依靠行政力量推动,也可以通过医保支付方式和下放医院经营自主权等方式,通过相对市场化的方式实现。“事实上,医保支付方式改革后,医疗管理体制也要做出相应的调整,政府应该变直接管理为间接管理,下放更多的权力给医院,让其成为市场的主体。”

“所谓支付方式改革就是由原来的项目付费,改成定额或限额付费,原来医院提供服务项目越多收入就越多,改革后医院要在兼顾质量的前提下,主要依靠节约成本获利,自我约束能力就能更强了,在普遍存在过度医疗前提下,对患者是有利的。”王宏志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指出。

本文来自人民日报客户端、21世纪经济报道等

Letto 2967 volte Ultima modifica il Giovedì, 31 Maggio 2018 15:10

Contattaci

Viale della Repubblica, 298
Prato, PO 59100
ITALY
0574 1595523
Questo indirizzo email è protetto dagli spambots. È necessario abilitare JavaScript per vederlo.
www.radioitaliacina.com
  • SPERIMENTARE - AMARE - INTERAGIRE

     
    appstore icon apple android icon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