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ofo北京总部外排起长队,大家都是来要钱的

Di Pubblicato Dicembre 18, 2018

12月17日,澎湃新闻记者在ofo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的互联网金融中心的新总部看到,数百名ofo用户正排队登记,现场有保安和警察正在维持秩序。

ofo 1.jpg

ofo 2.jpg

据现场保安透露,今早8时就已经有人来到公司。 澎湃新闻记者看到,ofo的办公室位于该大厦的5层,工作人员在一楼设置了关卡,一次放约15人进入电梯,进程较缓慢。

下午14时左右,有登记出来的用户告诉澎湃新闻记者,ofo方面表示,押金和余额将在登记后三天内退到支付宝。

但多数人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他们是这么说的,谁知道呢?”有用户表示。

据了解,这些用户之所以过来,是因为看有报道称,ofo北京总部可退押金,且现场办理退款顺利。据悉,ofo用户的押金一般为199元或99元,加上账户余额,多的有超过200元。“客服联系不上,我们申请一两个月了还有没有退出来,才来的现场。”有用户这么说道。

ofo 3.jpg

ofo 4.jpg

记者看到现场排队的人中,有推着婴儿车来排队的年轻妈妈,也有老人替老伴或是家人来排队。 当天下午,退押金的排队人群已经站满北京互联网金融中心底楼广场,队伍已经排到了附近的街道上。

“ofo押金正常可退,用户可在app端自行申请,0-15个工作日到账。我们对申请退押金超过15个工作日逾期未退的用户进行了登记,并将重新核查,并无现场退押金的情况。”ofo方面表示。

下午17时左右,现场工作人员称,因排队人数较多,下班时间延长到晚上22时。

ofo 5.jpg

此前一天的12月16日,北京青年报报道称,在北京中关村互联网金融大厦的ofo小黄车总部,一些市民个人或者全家一起出动办理退款,现场退押金快速、顺利。

但由于路程遥远,退款办理时间又安排在工作日,还是有不少市民选择了放弃。而线上退押金仍需要等待15个工作日。

眼下,迟迟未能确定未来走向的ofo,面临的运营压力越来越大,尤其是随着大量用户集中退押金,ofo还能支撑多久外界仍未可知。

值得一提的是,12月17日上午,澎湃新闻记者走访ofo前北京总部理想国际大厦时了解到,ofo方面还欠负责该大厦快递业务的顺丰快递员约1000元快递费,“我也问他们要了好几次,都没有要来。”该快递员告诉记者。

ofo更新退押金政策
遭遇用户上总部退押金的ofo小黄车,进一步更新了自己的退押金政策。
12月17日晚间,ofo小黄车在其官微发布消息称,提交线上申请退押金的用户,后台系统会根据申请提交的顺序进行相关信息审核与收集,核实完毕后用户将进入退押金序列,ofo将按顺序退款;如有用户到公司现场进行登记,我们会将收集到的信息按时间先后顺序并入线上退押金序列中;如有线下登记的用户此前已经发起退款申请,则按此前的队列时间信息为准。

ofo称,该公司用户基数大,存在退押金申请激增的可能,请光大用户耐心等待,“我们承诺依序妥善处理好退押金事宜,请广大用户放心。”

这一说法与之前ofo工作人员现场给出说法有所不同。

ofo 6.jpg

 

澎湃评论

ofo该醒醒了,监管部门也该出手了

ofo押金难退,困扰着不少用户。近日,一网友发微博称,自己尝试了传说中的“外国人报案”策略。他为自己设计了人设:来自加州、在中国生活了两三年、中文不太好、做事喜欢上纲上线的外国人,以此身份给ofo写了封英文投诉邮件,要求退还押金。本是试试看,没想到ofo很快给他退了押金,还回复了一封英文邮件道歉。(澎湃新闻,12月17日)

普通人拨打几十上百个电话都要不回的押金,这名“歪果仁”一封邮件让ofo秒退并道歉,这种“两副面孔”式的差别对待,无疑是极其讽刺和值得玩味的。用户不过是想要回属于自己的应得利益,企业却乐此不疲地在玩“猫鼠游戏”的套路游戏。

不知何时起,共享单车押金难退的新闻就屡见报端。即使很多用户都在投诉和反映类似问题,单车企业仍然坚持“在多少个工作日内就能退押金,客服电话也依然打得通”之类的说法。这种不在一个频道的对话,与其说是回应,不如说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道理很简单,如果客服电话打得通,谁愿意通过微博、朋友圈吐槽?如果能按承诺的退还押金,又有谁愿意耗时耗力,就为了争那99元、199元?

当然,当这99元、199元本就属于用户,再怎么坚持要回也是理直气壮的。我也曾是“讨押金大军”中的一员。在这个过程中,我也采取过“自我打造人设”之类的策略,只是相比于“假扮外国人”,还略输一筹,但确实要比自称普通用户更“有用”,花了几个月时间,总算要回了押金。可这种落差总让我很心寒:在共享单车企业眼里,难道不是所有的用户都该受到平等对待,他们的合法权益都该被一视同仁地保障吗?难道还有高低贵贱之分?

道理并不复杂,当用户决定不再使用企业的产品,企业就应当退还用户押金。这就好比我向你借了钱,我就应当按照此前承诺的时限还,怎么好意思到期不还,反倒要你各种“跪求”我还钱一样?

用户用你的产品,是有实际需求,说得感性点,是出于对产品的喜爱。交押金,是出于对企业的信任。共享单车企业别自作聪明、自以为是地认为用户就是傻,押金到了企业口袋里,就成了企业自己的钱。

企业也不必拿自身经营困难做搪塞用户的借口,这个理由自私而拙劣。经营不善,是企业自身出了问题,跟用户无关,无论如何,企业也不能将自身的责任作为损害用户权益的挡箭牌。作为新兴的互联网企业,应当在诞生之初就对风险有足够的预估,即便先期预估不足,在困境当前,也应当以退还押金等保障用户利益的行动为先。苦只能苦自己,不能苦用户。

每一次用户为了要回押金的“脑洞大开”,都是打在共享单车企业脸上火辣辣的耳光。ofo该醒醒了,别拿着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企业信誉,一次次挑战用户忍受的底线。再者,监管部门也该出手了。

Letto 3459 volte

Contattaci

Viale della Repubblica, 298
Prato, PO 59100
ITALY
0574 1595523
Questo indirizzo email è protetto dagli spambots. È necessario abilitare JavaScript per vederlo.
www.radioitaliacina.com
  • SPERIMENTARE - AMARE - INTERAGIRE

     
    appstore icon apple android icon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