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倩女幽魂》:奇幻外衣下,充满对爱的向往与人性善恶的思辨

Di Pubblicato Giugno 30, 2020

“人生路,美梦似路长,路里风霜风霜扑面干。红尘里,美梦有几多方向,找痴痴梦幻中心爱,路随人茫茫。”

每当歌声响起,想必很多人心中都会涌现那副经典的画面:落魄书生遇到善良女妖,情戚戚,意切切,奈何两茫茫。

由林珍钊导演、阮继志编剧的新版《倩女幽魂人间情》,在五一档网络首播后,迅速引发观众的热议,成为各平台的焦点影视话题。

该影片大胆启用新人扮演宁采臣和聂小倩的角色,并着重加强了老演员元华、徐少强的戏份,将爱情故事与捉妖大战进行了优化平衡,呈现出丰富的观影情感感受。

但是,观众普遍对翻拍作品的质疑,让这部作品同样陷入争议。难道它也“毁经典”了吗?在我看来,不同于一些其他翻拍作品的大刀阔斧改编,把经典变得面目全非,这版翻拍却在主题传承、突破与创新上表现的诚意十足。

 

gstr 1.jpg

 

01、玩情怀易翻车?新版作品情怀之外,老演员表演和特效动作加持,是饱含诚意的良心之作

经典电影总是让人回味无穷,无论打造的经典荧幕形象,还是精彩的故事情节,都会成为几代热爱电影的观众心中抹不去的记忆。而《倩女幽魂》电影则在人物情节和戏剧冲突上都非常经典,并且在新版翻拍的作品中,也不难看出情怀之外的精心制作。

1、经典荧幕形象,引发观影情感的强烈共鸣

如果要做个中国电影史上经典荧幕形象盘点的话,聂小倩和宁采臣绝对排在前列。

新版故事中,宁采臣是个要进京赶考的书生,途径郭北县时被荒凉凄惨的景象震撼。无处落脚的他,晚上发现树上挂着一幅漂亮的画,顿时心生怜爱之情。于是,想要把画取下来保存。影片借此机遇让聂小倩出现在故事中,与宁采臣发生交集。

看着有点傻傻地执着于对画作的喜爱,却没有被吸引进来,聂小倩感到有些诧异。而在宁采臣误打误撞来到她设置的宅院投宿时,聂小倩对他进行了二次试探。

美色当前,从未失手的聂小倩对自己信心满满,然而她发现自己错了。眼前的宁采臣有着坚定的道德观念,转身离开这座宅院,并暗暗自责。

或许,在利用人性弱点上很少失败过,聂小倩对宁采臣的心思开始变得复杂起来。以至于当姥姥亲自来动手时,她却趁机将这个书生救了下来。由此,两人的感情开始在内心发酵。

经典的爱情故事,总是一波三折,在得到与失去间不断挣扎,如此方显得情感的弥足珍贵。

宁采臣投宿到兰若寺时,聂小倩再次过来试探,却差点丧身在伏妖咒下。宁采臣识破了她的身份,却实在舍不得伤害她,而是选择放其离开。自此,聂小倩爱上了这个善良的书生。

兰若寺中危机四伏,却也是宁采臣和聂小倩情定终身的良缘之地。姥姥的追杀,更加印证了彼此在其心中的位置。即使之后面临强悍的黑山老妖的横手夺爱,宁采臣仍奋不顾身地前去营救。终于,在一番激烈的搏斗后,解除了聂小倩的生存危机,并打开了新生的大门。

《倩女幽魂:人间情》能够吸引观众的主因,很大程度上是依赖这对经典的荧幕形象。无论出于对港片文化的情怀,还是对逝去年华的追忆,宁采臣和聂小倩爱情的纯粹,始终让荧幕外的我们心生向往。

 

gstr 2.jpg

 

2、情怀之外惊喜不断,港片老演员表演和特效动作非常精彩

除了经典荧幕形象的情怀之外,《倩女幽魂:人间情》还带给观众很多的惊喜。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港片老演员的出现,二是大制作的特效。

作为《倩女幽魂》电影的主要配角,燕赤霞在每部中都有精彩的表现,而在本片中更甚。元华已经六十八岁年龄,但在电影中并没有动作迟缓或呆板的迹象,他的戏份虽不及两个主要角色那么重,但仅从表演来看,完全胜过年轻演员的镜头感。另外,徐少强扮演的姥姥一角,阴阳怪气的邪魅感十足,也是为电影加分不少。还有像骆达华、张致恒和张春仲一众港片老演员的出现,轻易就把观众拉入港片情怀中。毕竟,近些年很少看到原汁原味的古装港片了,很多观众都有对那个时代的怀念。

特效制作在古装奇幻电影中,是无法逃避的硬性内容,在本片大制作的前提下,特效镜头表现更进一步。无论是捉妖师飞舞的大剑和符咒,还是妖怪的树根状触手、墓碑堆起的巨型石头人形象,以及天马行空创意的大陀螺武器,都很符合电影技术发展进步的潮流。如果没有这些特效技术的加持,就很难想象现代翻拍古装奇幻电影,还能从哪个方面体现亮点了。而这方面,正是新版《倩女幽魂》俘获观众喜爱的优势所在。

在影片未上映之前,很多人担心翻拍毁经典。但从影片整体的表现来看,经典爱情组合更加纯粹,配角的打斗和特效镜头更加精彩,足可以称得上对翻拍的诚意十足。

 

gstr 3.jpg

 

02、翻拍毁经典?新版电影压力之下既有对经典的传承,也有突破与创新的精彩表现

翻拍经典作品,本身就自带话题,比如金庸系列作品被多次翻拍,每一次都充满了争议,甚至很多观众对翻拍的态度是“毁经典”。那么,翻拍真的这么糟糕吗?这个看法肯定是片面的。因为也与很多翻拍作品超越了经典,比如程晓东版的《倩女幽魂》,不仅创造了经典荧幕形象,还引领了香港妖魔鬼怪电影的创作热潮。

其实,每个时代的人都有独特的记忆,在心中浑不自知地给它加上了滤镜,认为经典不可复制,最初的才是完美。但是,随着科技发展和电影制作技术的进步,翻拍电影在制作上都一直尝试突破和创新。

这部《倩女幽魂:人间情》与前三版比较,同样有着致敬和传承,也有改变与突破。

 

gstr 4.jpg

 

1、得益于编剧的妙手改编,叙事沿用经典版本结构

经历过叶伟信版《倩女幽魂》大胆激进改版后,新版上市之初就被网友担心。

但是,新版的编剧阮继志与87年程晓东版是同一人,这在叙事结构上就有了很大的“原汁原味”保证。无论人物角色定位,还是故事情节,都与经典版本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电影中核心人物角色关系基本没有变化,还原了经典故事中的设定。宁采臣是外表懦弱的一介书生,因被救而爱上异界的善良女妖;聂小倩是含冤去世后被姥姥带上妖魔路,却被单纯善良的宁采臣感动;而燕赤霞是嫉恶如仇的捉妖师,不满人间现状躲在兰若寺独享清净,被宁采臣的执着和爱情打动,勇敢挑战看似不可能的黑山老妖。

故事线索仍然一明一暗,爱情主线在明,除魔卫道辅线在暗,两条线索交织在一起,呈现出情感饱满的剧情。宁采臣与聂小倩的爱情,如梦如幻,过程无限美好,但结局仍要回到残酷现实,最终进京赶考取得功名后,仍念念不忘那个去轮回的女子。捉妖师除魔卫道的过程,既承担引领价值观念责任,还在影片中起到活跃气氛的作用,使影片在惊悚与悬念之外,更带给观众更多的趣味感受。

 

gstr 5.jpg

 

2、时代变迁下的电影诉求,主题思想不断变化发展

《倩女幽魂》电影是以蒲松龄的故事为基础创作的,虽然故事基调相似,但每一版的主题却并不完全相同。毕竟,每个时代都有审美和价值观的发展变化,导演迎合当代观众的需求,也在情理之中。

从爱情主题的表现上,时代印记更加明显。1960版李翰祥导演的《倩女幽魂》古意盎然,落魄书生与女鬼的爱情,更有聊斋意味,终是邪不压正;1987版程晓东导演赶上香港商业化电影浪潮,将人鬼情描述的更为唯美感人,惊悚减弱转而在情感上浓墨重彩,塑造出更符合时代需要的经典;2011版叶伟信导演把经典人物关系打破,制造出错综复杂的现代感情戏般的情感纠葛,虽有新意却被诟病最多;而新版林珍钊导演又重回经典主题,把纯挚的人鬼情表现的更为坚定,捉妖师回归到其本质任务,让故事更为纯粹。

在表现手法上,每一版都有各自的精彩。李翰祥版受电影技术所限,更多是运用传统戏曲的方式,表现出舞台剧般的画面;程晓东版则乘着武侠电影的崛起之风,成功把这部影片引入更多商业元素;叶伟信版虽被吐槽较多,但不能否认他创作的新意,把复杂的科技手段加入,继续开拓商业领域的价值;到了林珍钊版的时候,虽然同样有着商业价值的追求,但在表现形式上把武戏放大,文戏弱化,既传承了经典爱情,又吸引了很多年轻观众的关注。

 

gstr 6.jpg

 

3、情感认同的传承与创新,既致敬经典也打破束缚

宁采臣和聂小倩的爱情,无疑是《倩女幽魂》电影最大的卖点,落魄与困境交织的两个人,无视现实威胁而为了爱情奋不顾身,感人至深,也将这段情感扎根在观众内心。

事实上,翻拍电影想要有所突破,不能一味求变化。叶伟信版把书生、女妖、捉妖师三者关系交织在一起,观众直呼“毁经典”,这个结果导演林珍钊一定有清晰的认识。正因如此,新版的《倩女幽魂》在情感表现上回归到原著,而在其他表现上力求突破。

港片的落寞,一定程度上加深了当前电影观众主要群体的怀旧情怀,那些经典形象的记忆随着时间沉淀,反而愈发难以割舍。导演林珍钊正是充分利用这一点,在影片中大量起用港片老演员,并且对元华扮演的捉妖师增加了很多的打斗戏份,激发出观众对港片武侠、人物的情怀,这是非常聪明讨巧的方式。事实也证明,在多达上万条的观影评价中,观众对此很是受用。

从回归爱情本质,到引发观众怀旧情怀的共鸣,新版《倩女幽魂》对传承与突破,有着清晰的创作思路。最终呈现出来的作品,在当前网络大电影环境下的表现,已实属不易。

 

gstr 7.jpg

 

03、奇幻唯美的爱情故事之外,激发对现实影射的感悟与思考

奇幻电影有着一定的受众人群,与古装剧一样,人们除了感受不存在世界的趣味性,还有着一种对现实中难以获得的事物或情感的补偿心理。而通过电影,再影射到现实生活中,引发自身对人生的感悟与思考。《倩女幽魂》电影的经典不朽,同样有着影射和激发思考的意义,只要去细心感悟,不难发现其表现的寓意。

1、爱的包容与理解,是挣脱束缚的力量

在物化时代中,爱情的结果已经变得越来越复杂与功利,门当户对、利益联盟式的情感基础,导致很多人在爱情和婚姻中逐渐迷失,甚至出现影响和谐的背叛爱情之事。

如果情感背后总要有利益所图,那跟《倩女幽魂》中的妖又有什么区别呢?

莎士比亚说:真实爱情的途径并不平坦。

其实,爱情无坦途并不可怕,只要不为世俗眼光所惧,不因荆棘坎坷退却。茫茫人海中相遇在一起,心灵碰撞出爱情火花,就坚定地去追求和拥有,这种纯粹的幸福,才是爱情本该有的样子,也正是每个人心中都期望拥有的宁采臣和聂小倩般的纯挚情感。

 

gstr 8.jpg

 

2、不要在爱情中迷失,勇敢打破现实桎梏

爱情的美好纵使可以让人忘却烦恼和忧愁,但现实束缚却始终存在,只有勇敢跳出来,追求更博大的人生目标,才能生存与发展,也是打破现实桎梏实现爱情圆满的积极方式。

在影片中,燕赤霞厌恶人世间的纷繁杂乱而逃避在兰若寺中,聂小倩在浑噩度日中找不到存在的意义,知秋一叶更是追着燕赤霞比试高低而忘却捉妖师的本质。如果没有宁采臣的出现,他们原本仍然在盲目度日。但宁采臣对爱情、对成就的追求,让他们都找到了积极的人生目标。同时,他们的转变也更促进了宁采臣自身对人生目标的坚定,以及对爱情的终极思考与理解。

其实,爱情只是漫漫人生路上的一部分,还有很多有意义的目标要去做。无论能否拥有完美的爱情,都不应当成为追求人生成就的羁绊,合理把控爱情尺度,才能拥有完美人生。

 

gstr 9.jpg

 

3、追求自我成就,奋进攀越才是人生正道

《倩女幽魂》电影表面上是人与妖的奇幻故事,其实影射到现实中,又有很多的寓意。

其中,对人世间的冷漠、惟利是图的表现,通过燕赤霞的躲避和宁采臣的落魄可以看出。而贪婪的妖性,为了自身修行去残害无辜之人,更是对邪门歪道的批判。

佛与魔之间,只是一念之隔。我们都希望能攀越更高的人生巅峰,但一味追求自我成就,却无视道德和价值观念的存在,那必将陷入“非人非魔”的混乱境况。

功名利禄不是不可求,但惟有个人奋进努力,不断突破,才能攀越一个个人生高峰。“邪门歪道”不是捷径,而是把自己推向灭亡、迷失自我的死胡同。

 

gstr 10.jpg

 

04、总结

翻拍经典作品,不代表是投机或讨巧,很多翻拍成了经典。就拿《倩女幽魂》来说,1987版在人物塑造和故事情节上都要远超1960年的初版电影。

电影作品要经历时间考验,才能把其生命力和经典程度展现出来。比如周星驰的《大话西游》系列电影,上映之初被批评的一无是处,但今天看来却已是喜剧巅峰般的存在。

经典需要传承和发扬,时代变化中创作思想也要有所调整,新版《倩女幽魂》致敬经典之余,还能突破原作束缚,呈现出精彩的武戏表现,应当值得热爱电影的观众给予掌声和喝彩。

Letto 1389 volte

Contattaci

Viale della Repubblica, 298
Prato, PO 59100
ITALY
0574 1595523
Questo indirizzo email è protetto dagli spambots. È necessario abilitare JavaScript per vederlo.
www.radioitaliacina.com
  • SPERIMENTARE - AMARE - INTERAGIRE

     
    appstore icon apple android icon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