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影视业务整合再洗牌,要打造更多《庆余年》

Di Pubblicato Ottobre 23, 2020

即便腾讯在文娱领域一向拥有业内最豪华的组合包,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各子业务都在单打独斗,并也因此在业内没什么存在感。

腾讯影业虽曾经打出“中国漫威”口号,但除了出钱参投,自身在研发和发行等影视行业的核心能力却还没显现出来。

 

tencentpc 1.jpg

 

同为互联网电影公司代表,阿里影业早已完成和淘票票的合并。同为腾讯系的猫眼,即便有着很强的发行水平,但很长一段时间并不把腾讯当自己人,“我们投的片子想和猫眼要发行资源,那是相当难”,一位腾讯影业内部人士吐槽。

也有业内合作伙伴直言,“腾讯影业欠缺充分竞争力”,首当其冲,腾讯影业的制作部也成为这一轮整合计划中优先裁撤的部门。“外界知道阅文在裁员,但其实另一边腾讯影业也一直在裁员,四个制作工作室裁掉了三个。”一位前腾讯影业员工对AI财经社透露。

裁撤冗余部门的同时,程武也在将更多权力握在自己手里,在接手阅文集团和新丽传媒后,他又加入了猫眼娱乐的董事会。“更高层的领导给程武下了KPI,要求他完成这一次的整合任务,并且对后续的业绩也作了相应的承诺。”一位影视公司高管这样表示。

自两年前平台与内容事业群(以下简称PCG)首次成立,腾讯内部对PCG的整合调整就时有发生。以至于作为整个腾讯集团的三把手,腾讯首席运营官任宇昕,不得不在接手PCG一年后,把自己的办公室从曾经老板们盘踞的科兴科学园搬到腾讯滨海大厦,为的是减少路上的通勤时间,去参与更多PCG内部的会议。

数字内容一直被看作是腾讯的核心业务,这一领域下腾讯有全球最能打的游戏产品,每年创造着全球游戏单品最高的收入。但同样归属于这一领域下的长短视频、影视所实现的成绩就各不相同了。比如无法与抖音、快手抗衡的微视,在盈利能力上今年全面超越竞争对手的腾讯视频。

这些子业务的负责人曾经来自腾讯的各个事业群,有人是技术出身,有人是媒体人出身,思维全然不同。几个负责人凑在一起除了吵架,能达成的一致太少,任宇昕就成了那个中间人。

在PCG内部,人员岗位变动很是频繁。同时任宇昕着力于搭建内容和技术中台,期望实现业务的更进一步整合。据《晚点》报道,当时PCG开始着重搭建自己的技术与增长团队,并从硅谷花大价钱挖来增长和算法工程师。

在经历大调整的2019年后,一位PCG基层员工向AI财经社透露,整个2020年,PCG事业群的大环境只能用“风平浪静”来形容。除了今年中秋节期间,因为全员发价值近2万元的华为折叠屏手机,PCG被送上了热搜。

不过在年中颁发的腾讯业务突破奖中,PCG还是有一项与抗疫无关的业务上榜,那便是《庆余年》IP创制运营联合项目团队,这个项目的负责人正是程武。

对于外界一直诟病的腾讯数字内容业务协同不够的问题,腾讯内部也早有感知。如今这个问题抛给了程武,他已经经手过的项目《庆余年》,就曾用了阅文的IP,腾讯影业来策划,同时新丽传媒承制。在腾讯内部是典型的跨部门协作项目,却实现了相对优异的成绩。

持续瘦身

“相互挖坑、得过且过、固步自封……”在接手阅文四个月后,面对大幅下滑的净利润、效率低下的业务现状,腾讯集团副总裁程武不得已在内部邮件里使用了这样的措辞。

 

tencentpc 2.jpg

 

从腾讯影业到阅文集团和新丽传媒,腾讯新文创战略的豪华全家桶原本越装越满,但留给程武的,实际上却是个“烂摊子”。

“公司部门墙严重、员工丧失奋斗精神、业务失去对市场的敏锐。”放在外人眼中,这些阅文内部的行事风格就被形容为“阅文有着一手好牌却打的稀烂”,一家网文公司负责人向AI财经社吐槽,“业内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阅文的资源。”

对于这样的声音,腾讯内部并非没有了解。密谋了几个月后,全新整合的几家公司终于于2020年10月份在上海展览中心亮相。“虽然也有新管理层在,但基本上整场活动就看程武频繁的上下台。”一位与会人员表示。

现在,作为总负责人的程武将阅文、新丽和腾讯影业的组合明确为自上而下的顶层设计,“需要实现从好内容,到内容产业,再到内容产业链耦合的三级跳。”

这一思路的具体展现是多路作战,同时,又能实现“1+1+1>3”的组合效果。程武在发布会上说,腾讯影业、阅文影视、新丽传媒分工不同,腾讯影业聚焦主投主控,未来主要扮演枢纽,联动合作伙伴做内容探索;新丽聚焦头部自制;而阅文影视将会更主动地推动旗下IP的影视化,同时也会更多地参与到外部的关键作品当中。

过去,PCG内部整合的关键目的是降低内耗,做厚IP价值。这也是一个类似迪士尼的布局:上游由阅文、腾讯动漫这些平台生产IP,中游由腾讯影业、新丽这些腾讯系制作公司承制,再通过视频、游戏完成影响力输出。

阿里曾将大文娱的布局视为“硅谷+好莱坞”。腾讯则早于2015年时就先后成立企鹅影视和腾讯影业,此后又投资和并购了新丽等一众影视公司。今年初,程武作为任宇昕嫡系接掌阅文、猫眼,进一步强化了这种协同效应。在接下来的半年里,程武先后推动阅文动漫与腾讯动漫、阅文影视与腾讯影业业务整合,并发出多封内部信,督促加大整合力度。

彼时,早在阅文人事变动前,便有说法称腾讯在阅文五周年之际选择让吴文辉等创始团队荣退,理由即为阅文与腾讯整合力度远远不够。“阅文现在还会把一些头部的IP版权卖出去,这个对腾讯是不利的”。另一方面,当时免费网文兴起,阅文却反应迟缓,阅文原有的管理和运营模式在流量抓取和IP产出上,也均已无法满足腾讯的需求。

综合接手后的举措来看,程武需要大刀阔斧地革新和整合。在指出问题的同时,腾讯宣布成立阅文影视业务创作委员会,由程武和新丽董事长曹华益担任联合负责人。

无论是在发布会上,还是此前的财报会议和内部信中,程武都并不讳言是要加速《庆余年》这样作品的诞生。这次发布会上也是同样。《庆余年2》和《赘婿》这样的合作项目都被重点列出,“阅文的IP、腾讯出钱、新丽来承制。”一位影视公司高管向AI财经社总结了这种合作模式。后者也延续到腾讯影业的其余项目中——电视剧《人世间》中在创作时参考了新丽传媒的创作意见,并由后者提供内容上的支持。

 

tencentpc 3.jpg

 

过去PCG事业群各行其是,职能业务重叠严重。腾讯影业和阅文相对独立,《庆余年》这样的项目需要统筹的部门越多,开发难度就越大。而程武曾一手推进《庆余年》在腾讯内部的落地。而据AI财经社了解,由程武主持,阅文、新丽和腾讯影业三驾马车开发的重心也由此转向阅文,早前成立的影视业务创作委员会即为此准备,于2017年即成立的阅文影视,其执行董事也已于8月变更为程武。

腾讯影业的战略回缩早有“预谋”,但之所以能在今年实现,大概率源于今年疫情对影视业的冲击,外部资本悉数从传统影视业撤退,半数项目搁置,人员处在半歇业状态。而腾讯影业曾经打造中国漫威的理想,也已经让步于重要档期和重点类型片的不缺席。目前,腾讯影业主投了电影《我们的西南联大》和《1921》。

另一方面,也是基于发挥阅文IP充分开发的主观能动性。疫情下,黑天鹅导致的内容行业波动中,IP的保险程度更高,这次发布的片单中,重头项目《庆余年2》、《赘婿》都是阅文的经典IP改编。

也有互联网影视公司高管表示,前几年互联网影视行业相对资金充裕,人员冗余还不算什么问题,由于并购等历史原因,腾讯影业与阅文影视、新丽传媒有大量的职能重叠,如今的确到了该瘦身的时候,“暑期档和国庆档两个档期过去,看上去好像挺热闹,但也没复苏。大家都要保持瘦身,调整状态。”

腾讯的绝对优势

在腾讯内部有一个共识,腾讯应该在自己所擅长的长内容领域占据绝对优势。

面对这个使命,降低内耗和提高IP开发效率成为新的战略抓手。去年9月份,任宇昕也在接受采访时说,PCG的问题不是模块业务上打磨得是否熟练,而是其中一些业务是否能够提高效率,释放更多人力。

 

tencentpc 4.jpg

 

腾讯曾经主张不过多干涉参投企业业务,这种观念在今年也发生了巨大转变。也被外界解读为,在数字内容领域,腾讯正在把过去撒出去的网收回。具体参考案例,除了对阅文的整合外,还包括促成虎牙、斗鱼和企鹅电竞的合并。

有关提能增效问题,930改革后,PCG内部人员曾就企鹅影视和腾讯影业的高度同质化问题引发讨论。但很快,企鹅影视回撤至腾讯视频旗下,成为制作部门。如今,腾讯影业与阅文集团的深度整合,也进一步解决了PCG内部竞争的问题。

事实上,不仅仅是提高人员能效,2019年,任宇昕在接手PCG事业群后,就给腾讯视频定下了压缩亏损的全新目标。并迅速在腾讯财报中有所体现,腾讯视频当年亏损大幅收窄至30亿元,远低于同类竞品。

但另一方面,人事和业务的整合势必要造成业务上的调整和震荡,这在程武执掌阅文的这半年里也有相似情况。例如,此前5月份大爆发的阅文合同事件,即由吴文辉荣退后的信任危机引发。网文作者相信“老吴不会做啥过分的事儿”,而新班子由于空降,未能有这样的信誉背书,最终引发五五断更,也导致程武团队随后陷入被动。

大整合带来的人事震荡和组织调整,对于业务的提振作用还有待观察。一位从事制片工作的人士向AI财经社表达,“影视行业从业者在未来会越来越慎重选择大平台”,他认为公司频繁调整对内容开发工作有很大损伤,“又要揣测领导的意图,做事情模棱两可,还要考虑内外部利益,有时候你都干不完一个项目,领导就换了。”

互联网公司对平台依旧有执念。程武希望基于泛娱乐和“新文创”战略,在把产业链各个环节的垂直领域做好的前提下,以IP为核心、为主线,联合起来取长补短,形成更强的优势。

泛娱乐和新文创背后所透露的内容产能平台化、工业化思路,则正是过去6年里互联网公司试图加诸行业的迪士尼蓝图:卡住产业链自上游IP创作到下游发行的关键环节、克服内容行业的不确定性,就能确保收益最大化。

“硅谷+好莱坞”、“在线迪士尼”、“泛娱乐”,过去几年里,不同的话术,折射的其实是相同的愿望——《哈利·波特》、漫威系列等全球化IP均受益于内容在形式和覆盖渠道上的多元化,而内容这个入口要能够持续留住用户,也需要各个模块开发能力的基本匹配。

根据媒体报道,目前,由阅文牵头成立的影视委员会,已经下设IP业务联合工作小组、剧集业务联合工作小组、电影业务联合工作小组及协同支持小组等多个业务小组,联动腾讯影业,分别协同管理阅文旗下新丽传媒和阅文影视的IP、剧集与电影项目。而早在此前,腾讯动漫与阅文动漫也已完成类似的业务整合,“至少每年要转化100部作品”。

去年播出的《庆余年》被程武视为套上爆款公式的成功案例。这部改编自阅文白金大神猫腻同名小说的剧集,由腾讯影业统筹,新丽传媒制作,在腾讯视频播出,叫好又叫座。而《庆余年2》也已进入到开发阶段,在媒体采访中,程武甚至提出,在下一个五年计划中,希望看到更多的《庆余年》。

只不过整合后的腾讯IP开发绝对优势在业内人士看来并不绝对,“自影视行业存在以来,大家就明白一个道理,没有完全相同的作品,经验不可能复用”,建立绝对优势,远不止一个影视委员会就可以实现的。

Letto 1960 volte

Contattaci

Viale della Repubblica, 298
Prato, PO 59100
ITALY
0574 1595523
Questo indirizzo email è protetto dagli spambots. È necessario abilitare JavaScript per vederlo.
www.radioitaliacina.com
  • SPERIMENTARE - AMARE - INTERAGIRE

     
    appstore icon apple android icon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