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原型,不能用“扶弟魔”来为女主的自私冷漠开脱

Di Pubblicato Aprile 07, 2021

众所周知,影视作品一定是来源于生活且高于生活的。张子枫的新作《我的姐姐》是有原型的。是根据知乎上的一个帖子,一个姐姐自述从反对父母生二胎到父母出事后自己卖掉房子送养弟弟的过程和其间的心路历程。

wdjj 1.jpg

 

在女主的贴中,父母因为感情不好和出于对女儿不在身边的亏欠,所以把夫妻名下的两套房子都过户给自己的女儿。虽然也可能是父母互相防备财产被对方转移,但做此举动对女儿的爱是肯定的。虽然女主一再说父母跟着爷爷奶奶生活,童年没感受到父母太多的爱,但供女主顺利研究生毕业,并把两套房子过户给女儿,已经超越了全国大多数父母对女儿的付出。

后面父母为了挽回感情,和女主商量后,在女主强烈反对下毅然决然地生下了和女主间隔21年的弟弟。必须说明,父母的这个做法不可取。女儿也是家庭中重要的一员,生二胎最好征得女儿的同意,妥帖的做法是做通女儿的思想工作后再生二胎。但并不代表父母没征得女儿同意就不能生二胎。

我国现行婚姻法中关于生育权的规定,女性有权利决定生孩子,也有权决定不生孩子。也就是说,别说是女主作为女儿没有权利阻止妈妈生二胎的权利,即便是她的父亲也没有权利阻止母亲生二胎。男人可以通过不过夫妻生活或者采取合适的避孕措施来阻止女性怀孕,但一旦怀孕连男性都不能决定生不生这个孩子,更遑论一个女儿。

父母生下二胎后经济陷入了危机,幼子无所依傍。开始后悔当初把房子过户给女儿的行为。就想着把房子全部要回来。不可否认,父母的这个做法非常不妥。一是这样做彻底寒了女儿本来就不能接受二胎弟弟的心,让女儿产生更严重的逆反心理,认为是父母重男轻女,有了弟弟就放弃了女儿的既得利益。二是根据《物权法》规定,不动产物权发生转移是以办理了不动产权证明为准。也就是说,办理了过户手续的房产即便是当初的赠与人没有得到受赠人女儿的同意,法律上父母也不能轻易要回房产。

 

wdjj 2.jpg

 

父母看女儿坚决反对,要回两套房子基本是不可能的。就开始打亲情牌,让弟弟主动和姐姐亲近。但显然在这种情况下做为姐姐的女主并不领情,对这个弟弟非常无感。其实也是人之常情,谁能对自己当初拼命反对的另一个来人抢已经属于自己的东西呢。

父母一看女主态度坚决,退而求其次只要一套大房子。但这个要求也被女主拒绝了。实在没办法,父母就想着把小房子要回来也行。但这个要求再一次被女主拒绝。这种情况下,父母联合亲戚朋友轮番劝说,甚至女主的舅舅为此打了女主几巴掌。女主表示在父母的有生之年可以把房租给父母用于日常生活开支,但想要回房子门儿也没有。

最后父母在一次意外中双双故去,留下年仅两岁的弟弟成了孤儿。亲戚朋友一开始看在房子的份上愿意抚养,但看要回房子的事情没戏,一个二个都退缩了。于是女主就把弟弟送给乡下看重男孩子的一对夫妇收养,并写明老死不相往来,并收了那对夫妇2000元钱。再然后卖掉父母赠与的两套房子,在北京重新购买了房产,结了婚,生了孩子,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而电影《我的姐姐》中作了一个开放式结尾,作为姐姐的安然最终被年幼的弟弟在来例假时送的一碗红糖水感动,血浓于水的亲情一下子涌现出来。故事至此结束,并没有对安然的选择做明确的交待。这个结局也直接导致电影评分高开低走,从7.6分跌至7.3分。

这是一个活出自我和顾念亲情如何决择的问题。那就是关于姐姐最后到底是选择追逐梦想把弟弟送养到新的家庭,还是承担起养育弟弟的责任,不但作为姐姐,连观众都各执一词。很多观众骂导演和稀泥,说到底最终又是侄女走了姑姑的老路,成为扶弟魔的另一个版本。也有人说如果按原来的帖子演,肯定过不了审查,无法上演。

 

wdjj 3.jpg

 

但我想说的是,不管结局怎么样,姐姐都不能算是扶弟魔,不能给她冠以“扶弟魔”的头衔来为其自私自利开脱,因为姐姐的房产不是自己挣的,是父母的。用原帖中女主的话说,这就是“人之初,性本恶”。也就是说有的人生下来就是天性凉薄,为了利益六亲不认,是人性的一种悲哀。不能因为女主是女儿,是女人,归咎于父母重男轻女,女性在家庭中没有继承权这些范畴来理解这个女主的做法。

她和《都挺好》中的苏明玉,和《欢乐颂》中的樊胜美这些重男轻女,被扶弟魔(严格意义上来说是扶哥魔)有着本质的区别。苏明玉是其母为了哥哥不分青红皂白牺牲她的机会,樊胜美更是被父母用亲情裹挟,榨干她们自己劳动所得为父母的儿子谋取利益的代表;而女主的父母虽然没有给予她童年很多的爱,但该尽的义务一点儿没拉下,最根本的是没有从她身上榨取任何所得。房子的所有权说到底是父母而不是她的,弟弟和她有同等继承权。弟弟的到来并没有牺牲她的任何利益,也并没有从她身上获取任何利益。

何况父母的房产也并不是完全拿不回来,法律亦有明确规定: 赠与人的经济状况显著恶化,严重影响其生产经营或者家庭生活的,可以不再履行赠与义务。父母如果当初和她对薄公堂,胜诉的一方不一定是女主。

姐姐想活出自我,如果靠自己奋斗所得大家都无话可说。不能摆出一副无赖的嘴脸“你给我了就是我的,谁也别想拿走”来罔顾人伦和亲情。都是父母亲生,凭什么父母所有的财产都该归于姐姐而弟弟就该流落在外?

父母生养子女,如果最终都和这个姐姐一样无情冷血,天下的父母们还有什么必要含辛茹苦生养子女?法律人姐姐没有抚养弟弟的义务,但法律上父母的财产弟弟和姐姐有同等继承的权利。最低限度这个姐姐拿出一套房子的钱给弟弟一个好点儿的归宿也算是生而为人的善良。

 

wdjj 4.jpg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何况独占父母房产,把自己一母同胞的弟弟送人,这是作为一个人能干出来和该干出来的事吗?对得起“人”这个字吗?如果人与人之间只有利益,没有亲情没有爱,那最终我们都将受伤。毕竟谁都不能不靠任何人,真正独立于这个社会之外。我为人人,人人才能为我。午夜梦回,不知道这个姐姐看着自己的孩子作何感想?

Letto 804 volte

Contattaci

Viale della Repubblica, 298
Prato, PO 59100
ITALY
0574 1595523
Questo indirizzo email è protetto dagli spambots. È necessario abilitare JavaScript per vederlo.
www.radioitaliacina.com
  • SPERIMENTARE - AMARE - INTERAGIRE

     
    appstore icon apple android icon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