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News

《刺杀小说家》:视觉奇观下的燃情表达

Di Pubblicato Aprile 21, 2021

路阳执导,雷佳音、杨幂、董子健、于和伟领衔主演的《刺杀小说家》改编自双雪涛的同名小说。

双雪涛是近年来最受关注的青年小说家之一,他的小说想象奇崛、充满浪漫与写意色彩,颇受导演们青睐。《刺杀小说家》只有两万多字,这样篇幅的短篇往往能够构成很好的电影创意,同时它的留白与言外之意,也能给电影留下一定的改编空间。

小说讲述了一个想象离奇又“戛然而止”的故事。一个抑郁不得志的小说家,仍坚持在书写一个奇幻故事。他笔下的“赤发鬼”的命运,竟奇妙地与现实生活中的“老伯”相对应。于是老伯雇佣了一个同样抑郁不得志的杀手,去刺杀小说家。

从小说到电影,《刺杀小说家》充分体现两种媒介形式之间的不同。故事里存在着两个世界,一个现实的世界,一个小说里的奇幻世界。在小说这一媒介里,小说家只要分一下章节,读者就可以清晰分辨这是哪个世界。但电影是一种视觉艺术,改编时面临的首要难题是,必须用视听语言还原出这个充满瑰丽想象的异世界。

 

oid571793_0.jpeg

 

因此,电影首先让人啧啧称奇的是,它的特效的确达到国产奇幻电影的一流水平,肉眼可见砸了大量的钱,也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无论是异世界里的吸血黑甲、红甲武士、赤发鬼,还是几场大场面大阵仗的打斗,特效的细节充满质感,视听感受很震撼。

《刺杀小说家》还大规模地使用虚拟拍摄技术,并将虚拟拍摄、动作捕捉、实拍、CG等多项技术整合在一起,是国产大片工业化水平提高的重要例证。

不过,这几年一些国产大片纷纷以实践证明:我们的技术水平已经跟上去了,但讲故事的能力却常常在拖后腿,搞到后面,特效上的钱都像是白砸了,实在让人心疼。这一回《刺杀小说家》总算可以让观众松一口气,故事到底只是合格还是良好可以讨论,至少特效上的投入不是买椟还珠。

中年男子关宁(雷佳音 饰)因六年前女儿小橘子(王圣迪 饰)丢失,他开始寻女之路,生活过得很颓唐。

某一日,神秘女子屠灵(杨幂 饰)找到他并提出一个交易:可以帮他找到女儿,前提是关宁帮忙刺杀小说家路空文(董子健 饰)。

在写作上失意连连的小说家路空文,正在写一个叫《弑神》的奇幻小说。在这个诡谲的异世界里,天神赤发鬼残暴统治,生灵涂炭。少年空文为报姐姐被杀之仇,试图以凡人之躯,诛杀天神。

屠灵的老板、唯我独尊的大财阀李沐(于和伟 饰)发现,他的命运竟然与《弑神》中的赤发鬼息息相关,赤发鬼的命运决定着他的命运。为了避免小说里的少年弑神,关宁接到李沐方的委托——刺杀小说家路空文。

小说精妙的地方在于双世界的冒险设定,以及两个世界之间的互文。电影在延续这一核心立意的同时,填充不少内容,让互文的建立缜密且具有逻辑,同时也不断丰富人物动机与故事层次。虽然不及小说那样“写意”,但的确把一个很文艺的创意做得通俗又实在,极大提升了电影的商业属性。

因此,观众观影的一大趣味,就是找寻两个世界之间的关联——它们在哪几个层面上形成互文?

除了很直观的人物之间的对应,比如李沐-赤发鬼,关宁-红甲武士,小橘子-小橘子以外,还有一些稍微隐秘的对应。

现实生活中,李沐与路空文的父亲早就结识,并且曾是合伙人,李沐陷害路父夺走一切才得以发家;小说中,赤发鬼与空文的父亲也曾是伙伴,赤发鬼亦残害了空文的父亲,才成为掌权者。

这才得以解释,为什么李沐会对小说中空文的复仇如临大敌。李沐关注路空文以及他写的小说并非偶然,这就如同小说中空文虽不知自己的身世,赤发鬼也没有放弃对空文姐弟赶尽杀绝。

现实生活中,李沐经常找寻一些有特异功能的人扮演他的白手套,关宁只是其中一个,但只有关宁觉醒,并与李沐展开对决。这对应在小说中,赤发鬼也有浩浩荡荡的红色铠甲的兵卒,他们形同傀儡,只有红甲武士觉醒,和空文一起杀了赤发鬼。

不只是小说影响了现实,也不只是现实影响了小说,而是小说与现实相互缠绕、难解难分。《刺杀小说家》在双世界关联的设计上没有掉链子,经得起推敲,也丰富了电影的叙事可能。

如果《刺杀小说家》止于此,那么它也许就像是技术很纯熟完备,但也很无趣的一个“公式”。好在这个故事最后落到一个温情的内核。有这个内核,特效的堆砌、互文的构建才真正有了生命。

它就是——守护我们的亲人。关宁为找到女儿答应刺杀小说家,可当他发现小说中的小橘子与女儿的隐秘关联后,他成为小说中弑神的红甲武士;路空文的《弑神》无意中也在为父复仇;原本只是冷血工具人的屠灵,被他人对亲人的守护唤醒良知……而小说里的空文、小橘子、红甲武士,他们行为的出发点同样是亲人。

试问,有几个做父亲的人,没有被关宁最后吟唱的那首他写给女儿的歌谣打动呢?

“只要相信,就能实现”,也是路阳作为一个创作者的深情自白。

不过真正称得上神来之笔的,是温情基础上的燃情,即最末关宁代替路空文写起了小说,红甲武士手持加特林与赤发鬼决斗。加特林的出现,乍一看很违和很男频很意淫,但它又很中二很热血很趣味盎然,让这个全程很平很稳很实的故事有了一丝双雪涛的奇谲与写意。

在这里,“反文学”的加特林成为这部商业电影的“文学性”。

《刺杀小说家》也并非十全十美。特效虽好,但特效铺得太满,反倒陷入“资源诅咒”,不乏为了大场面而大场面的桥段,现实生活中的人性日常,以及围绕赤发鬼的种种隐喻,挖掘得还可以更深一些,留白可以更多一些。

从《绣春刀》到《刺杀小说家》,都证明了路阳有叙事的能力,有特属于他的隐喻系统,有他的理想主义。《刺杀小说家》有大片的野心,故事和特效不算失衡,我们期待下一次路阳会平衡得更好。

Letto 1274 volte Ultima modifica il Mercoledì, 21 Aprile 2021 10:39

Contattaci

Viale della Repubblica, 298
Prato, PO 59100
ITALY
0574 1595523
Questo indirizzo email è protetto dagli spambots. È necessario abilitare JavaScript per vederlo.
www.radioitaliacina.com
  • SPERIMENTARE - AMARE - INTERAGIRE

     
    appstore icon apple android icon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