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dio Italia Cina

唐僧和悟空都是女性?上话今年首部大制作《西游》颠覆想象

di Redazione pubblicato il 29 Febbraio 2024

唐僧和悟空都是女性扮演,八戒与沙僧的两位演员则完全抛弃原本帅气的外貌,一个戴上了牢笼般的猪型头套,一个则披上了广东香云纱制的戏服,变成了絮絮叨叨的结巴。整个舞台则如同幽深的洞穴,在各种光影中变换着人间天上神佛的场景。

龙年伊始,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新春第一部大制作《西游》就以这样出人意料的方式从元宵夜起在艺术剧院上演。21位演员、一百多个角色,在160分钟内,每位演员平均要饰演四个角色以上,近三个小时的演出里,吴承恩笔下那个被世人熟悉的“西游”世界,以一种丰富多元的、颠覆想象的方式呈现在舞台上。

作为“中国四大名著”中被改编版本最多的文学作品,《西游记》有太多的版本,此次由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出品的《西游》,是上话继《红楼梦》之后,对中国古典文学进行当代诠释的第二部系列作品。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西游》海报

该剧邀请了中国香港的司徒慧焯担任导演,此前,司徒导演以《亲爱的,胡雪岩》、《德龄与慈禧》等作品为内地观众熟悉并喜爱。作为香港演艺学院导演系主任、学院制作艺术总监,司徒慧焯曾三次获得香港舞台剧奖最佳导演奖等多个国内外最佳导演奖,而他此次带来的香港舞台剧一流的创作班底,也为这部剧赋予了各种全新的想象和呈现。

“‘西游’是一部体量庞大的作品,一个讲述坚持的故事。 我想通过话剧《西游》和观众一起探讨‘如何找到自己是谁’。”司徒慧焯这样描述他创作的这版《西游》:“经典作品改编成容易料想到的样子会很无趣,我的戏都不是那么一本正经的,我觉得世界也不是这样的,所有人都一本正经就失去了乐趣,我希望在剧场里,不同的世界观能通过话剧《西游》产生响应。”

《西游》剧照

去性别化的取经师徒,颠覆想象的西游故事

话剧《西游》由顾雷编剧,王昊然[中国香港]担任剧本构作。全剧从师徒四人来到西天取经的最后一夜写起,以唐僧为故事中心,从其坚定取经之路到不愿取经的心理变化。

“《西游记》的故事很丰富,但‘取经’这件事,可能是其中给我最深刻感受的事情。每个人都在取经。取经也许只是一种符号。”司徒慧焯说,话剧《西游》正是以唐僧为中轴展开,这个人物从始至终都只做一件事,在不知道结果的前提下坚持去取经。取经不再是结果,是唐僧寻找自我的一种方式,无论经过多少难关,还是要去经历一个拼搏的过程。剧中,他最后发现取到经书并不能普度众生,最终选择了其他方式救济世人。

“师徒四人可以是四个人,也可以是我们每一个人。” 将人物去性别化,也是这部剧“角色即众生”的创作理念。

《西游》剧照

在导演看来,剧中的唐僧和悟空都用了女演员,无关其他,而是选角过程中,觉得女演员可能更适合这两个角色。“唐僧有他的软弱和坚持,悟空有他的暴力和抗争,但也有面对唐僧时的纯粹和忠诚。我觉得如果唐僧和悟空都能是女生,那么这两个人物之间的化学作用就有了。”

八戒和沙僧的形象也多少超出了大部分人的常规理解。

在剧中,八戒的取经路也是找回自己尊严的过程,头套中隐约可见演员贾景晖原本的帅气形象。但无法挣脱的头套枷锁,也是被困在猪皮囊中天蓬元帅的某种写照。

兰海蒙扮演的沙僧在过去很多作品里都没有太多存在感,但在这部剧中,却成为一种让人难忘并色彩鲜明的存在。披着五彩袍子的沙僧,在剧中说话结巴词不达意,但始终都拿着本子记录一切,思考并承受着一切。

《西游》剧照

对于演员来说,要演好西游的人物并不容易。扮演唐僧的钱芳要尝试光头的造型,还要展现一个完全不同以往的唐僧形象。扮演悟空的范祎琳虽然被导演认为和悟空的精神气质很像,但还是要学着耍起金箍棒,借鉴街舞,找到属于她这版的悟空形象。

《西游》剧照

21个演员100多个角色,4个月创作排练呈现神佛妖魔世界

作为一部大制作的话剧,话剧《西游》除了取经的师徒四人,也展现了西游记剧中无数纷繁的角色,共有21位演员出演了剧中100多个角色。

全剧的落地排练时间将近四个月,其间,为了更好地塑造形态各异的神佛妖魔,演员需要经过肢体、舞蹈、武术、戏曲等多个训练,经常在地板上摸爬滚打、匍匐前进。仅仅前期的工作坊就有近两个月。

剧中每位演员都在过程中不断突破自我极限。即使是一个出场三分钟的角色,也会在排练期间反复观察原型动植物模拟姿态,从互相之间不断的磨合中调整最佳的舞台呈现方式,力求演绎出一个个具有人性欲望的仙妖魔怪。

《西游》剧照

《西游》的舞美尤其让人印象深刻,中国香港空间设计师王健伟担任舞美设计,他的舞台用朴素的装置结合现代光影设计理念打造了一个留白但不空白的剧场空间。

舞台和观众席做成了有层次的低阶空间,舞台上仿佛一个洞穴底部,观众席低于舞台,仿佛空间内的所有人都在低处挣扎,都在努力往上爬。舞台上用绳结、白纸增加舞台的层次感,通过光与影的强烈对比转换场景、表达情感。舞台中央是一个转台,演出最后,走珠跟着剧情缓慢旋转,舞台最后呈现出一池流动的水,在演员们的形体表演中,整出剧也走向了高潮。

《西游》剧照

此外,全局的服装由中国香港的谭嘉仪担任设计,所有角色的造型都有别于观众以往的印象,更抽象,但也不脱离人物形象。剧中如八戒和沙僧等任务造型,还用了中国传统布料,经过纯手工绘制后结合丝绸、皮革、铝、鱼骨等多种材质,为不同人物增添角色性格。

“谈仙说佛,语及妖魔毒怪,无非源自你我所处之社会……”上话的这版《西游》,颠覆想象,却又尽在那个包罗万象的“西游”世界之中。

Originally published on sohu.com

Right Menu Icon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