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dio Italia Cina

苹果头显遇冷,中国头部厂商抛出AR新品:竞争拐点在生态?

di Redazione pubblicato il 24 Aprile 2024

XR产品正遭遇冰火两重天。日前,彭博社报道称,随着时间推移,苹果头显Vision Pro热度正在消退,苹果零售店内原本火爆的Vision Pro试用预约出现大幅下滑,一些门店的销量更是从日均几台暴跌到一周仅售出寥寥数台。

同时,关于空间计算的概念再次升温。近期苹果Vision Pro传出年内将进入国内发售,Meta也宣布将推出首副“AI+AR”形态空间计算眼镜。4月20日,国内企业Rokid向市场抛出空间计算新品AR终端及平台,并宣布在建立国产自主的空间计算底层技术能力基础之上,形成包括操作系统、模组在内的全生态布局,据悉目前在其自研空间操作系统中,已有超3000名全球注册开发者。

南都记者关注到,有别于苹果Vision Pro产品路线,此次发布的Rokid AR Lite空间计算套装基于OST光学透视原理,分体式设计以Rokid Max2眼镜作为显示终端,重量仅为75g。

Rokid公司创始人、CEO祝铭明在发布会后接受媒体群访时表示,目前空间计算的热度正在攀升,2024年Rokid一季度营收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约150%,空间计算有望成为下一个计算平台。但行业目前仍需要引爆市场的创新终端出现,也需要更成熟的生态。
XR产品正遭遇冰火两重天。日前,彭博社报道称,随着时间推移,苹果头显Vision Pro热度正在消退,苹果零售店内原本火爆的Vision Pro试用预约出现大幅下滑,一些门店的销量更是从日均几台暴跌到一周仅售出寥寥数台。

同时,关于空间计算的概念再次升温。近期苹果Vision Pro传出年内将进入国内发售,Meta也宣布将推出首副“AI+AR”形态空间计算眼镜。4月20日,国内企业Rokid向市场抛出空间计算新品AR终端及平台,并宣布在建立国产自主的空间计算底层技术能力基础之上,形成包括操作系统、模组在内的全生态布局,据悉目前在其自研空间操作系统中,已有超3000名全球注册开发者。

南都记者关注到,有别于苹果Vision Pro产品路线,此次发布的Rokid AR Lite空间计算套装基于OST光学透视原理,分体式设计以Rokid Max2眼镜作为显示终端,重量仅为75g。

Rokid公司创始人、CEO祝铭明在发布会后接受媒体群访时表示,目前空间计算的热度正在攀升,2024年Rokid一季度营收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约150%,空间计算有望成为下一个计算平台。但行业目前仍需要引爆市场的创新终端出现,也需要更成熟的生态。
对标苹果vision pro?Rokid入局空间计算

今年以来,空间计算概念在苹果推出vision pro后迅速火爆。除了苹果以外,目前行业内还有Meta、谷歌以及华为、阿里云、Rokid等科技企业均在积极布局。一些厂商押注眼镜产品,一些厂商押注数字化运营服务。

其中,AR终端是各大巨头发力重点,比如苹果推出了首款空间计算设备Vision Pro,微软主攻混合现实头戴设备。4月20日,国内企业Rokid也正式对外发布了新一代AR Lite空间计算套装。

Rokid公司创始人、CEO祝铭明在发布会上。

公开信息显示,Rokid创立于2014年7月,是一家专注于人机交互技术的产品平台公司,致力于AR眼镜等软硬件产品的研发及以YodaOS操作系统为载体的生态构建。2023年8月,Rokid发布了消费级OST(Optical See Through)个人空间计算平台Rokid AR Studio。

在苹果 Vision Pro 发布之后,下一代通用计算平台之争已变成了MR(混合现实)和AR(增强现实)产品之争。前者通过采用 VST(视觉透视)方案实现了对VR和AR的兼顾,走的是先构建空间体验和生态,再寻求佩戴的轻量化;后者则是坚持 OST(光学透视)方案,走的是先确保日常佩戴体验,再寻求更好的空间体验和生态。

Rokid公司创始人、CEO祝铭明在发布会后接受媒体群访时表示,Rokid选择OST方式,Vision Pro选择 VST方式,虽然走了两个技术路线,但共同点是都希望真实世界与虚拟世界进行融合,且各有优缺点。

据悉,Rokid过去四年营收复合增长率超过100%。2024年,海外市场的拓展会是Rokid的重点方向之一,主要目标市场为北美、欧洲和日韩市场,而2024年Rokid的出货量目标定为30万-50万台。
让产品走向普通用户的拐点是“生态”

在一款产品的普及过程中,通常需要三个节点:早期使用者、精准用户和下沉市场用户,其中精准用户消费接受度高、能真正引爆市场,而下沉市场用户则是受益者。

在祝铭明看来,真正能撬动精准用户、让产品最终走向普通用户的,往往不是价格而是生态。“Rokid做过尝试,价格涨一点降一点对销量影响不大,但内容好一点差一点就影响非常大。我们以海外为例,之前在海外没有做生态,上了Google play以后整个生态一下翻了几倍,是数量级的翻倍。所以我们认为,生态才是拐点。”

同时,祝铭明还表示,目前空间计算的热度正在攀升,2024年一季度Rokid营收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约150%,空间计算有望成为下一个计算平台,而目前Rokid在做的轻量化AR是空间计算领域的关键终端入口,有望引爆消费级市场。

但目前整体行业生态尚未成熟,祝铭明将当前的状态称为“2007年的iPhone出现前的3年”:“大家好像都还在定义产品,就连苹果都未必找到了非常清楚的答案,Rokid也在如履薄冰。目前技术上没有成熟,供应链上也没有成熟,所以我们还要有点耐心。”
日前,Meta预告称将推出有史以来的第一副AR眼镜,该产品会将现有的两个空间计算的产品线(Quest 3 和雷朋Meta智能眼镜)整合起来,形成AI+AR眼镜的新形态产品。对于AR赛道上的玩家而言,接入AI似乎成了下一场战争中的必杀技。目前,不少厂商都只是在眼镜上接入云端GPT,但并未将 AI 的能力深入底层。

针对“AI+AR”的问题,祝铭明在接受媒体群访时提到,Rokid在大模型的宣传上特别克制,但内部对设计师的AI运用能力考核特别严苛。“我们内部对这件事非常苛刻,Rokid的设计师不会玩AI就得辞职,我们常常问自己的一句话是,大模型对Rokid而言最好的时刻是什么?Rokid要做的是让AI应用到我们平台后,创造最好的交互和体验。”

Originally published on sohu.com

Right Menu Icon
Send this to a friend